您好,欢迎光临旭升腾货运[请登录][免费注册]

简体中文  English    收藏旭升腾货运

深圳市旭升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800089600
关于旭升腾
新闻中心

G20峰会:“印尼声音”与中国方案

来源:旭升腾发布时间:2016-10-13

 

      印尼作为东盟唯一G20峰会的正式成员国,对这次在中国举办的峰会提出的主题"中国方案",积极呼应。印尼认为"中国方案"提倡的"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的主题,正好是对"印尼声音"的回应。

       印尼声音,可以解读为印尼对外界的呼吁和回应。印尼作为东盟地区重要国家,从伊始就是东盟地区秩序建构的主要角色,1998年民主化之后,更成为东盟地区进一步整合和地区安全稳定的重要角色。这次佐科总统回应"中国方案"而提出的印尼声音,就是对外界抛出印尼在国内治理所需要的外界的援助的呼吁,与印尼未来在区域和国际事务参与的期望。而作为中国方案的主轴创新与包容,正是佐科政府目前希望重构印尼经济与社会秩序的重要依据。因此,参与这次G20峰会,对印尼的意义重大,就现实层面而言,印尼希望吸引外资,提升印尼的国家形象。然而,恰逢印尼国内经济秩序转型的微妙时刻,参与G20峰会,也给目前正处于新旧秩序转换的印尼社会,打开一个窗口,藉着外力,理清印尼想强化国家发展所必须面临的问题。极需外资帮助完善国内治理
       印尼声音,首先希望表达的,就是印尼极需外资,帮助完善国内治理。外资对印尼的国内建设,一直扮演重大角色。尤其,印尼在1998年结束苏哈托威权统治,并在2004年实行总统直选而被视为印尼民主化的一大进步,吸引外资一直是印尼外交政策与经济发展,相互联结的关键。自2004年以来,印尼一直奉行的长期国家发展的方向,其中就明言长期发展寻找外资来源的重要性。自2014年10月佐科政府上任,政策方向也朝向更健全国内投资环境,以利外资的续留,并开启新的合作。印尼也看到经济转型的必要
       同时,印尼也看到经济转型的必要。自2009年以来,印尼的经济增长势头强劲,每年都可以达到5%-6%的表现。然而从2013年开始,经济发展出现下行的压力。这其中固然有全球经济普遍疲软的影响,然而佐科政府的政策执行力出现问题,多数政策突然转向,关键计划也无法落实,也倍受批评。印尼希望保持每年5-6%的经济发展势头,就必须考虑完善国内仍然不足的基建设施,以及给印尼财政带来巨大负担的能源政策。同时,印尼长期以来依靠出口原材料的经济形态,也到了必须转型的关键。原材料出口一直是多年来,印尼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然而过度的开发造成的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也更加深印尼国内治理的难度。印尼中央政府对地方的控制力,相对弱势,除了外交、国防、安全与宗教事务,其他方面,地方政府拥有更多的主导权。过于依赖原材料出口的经济形态,除了应证印尼也陷入自然资源丰富的诅咒,也让印尼意识到企业升级转型、经济增长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既然希望发觉经济成长潜力,拉动就业,又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创新的经济动能与国内产业的转型升级,就成为印尼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
       印尼声音的另一个重点是包容发展,显示出传统的爪哇文化,仍然是印尼对国家现代化的努力的主轴。爪哇文化的传统社会结构与道德价值观,都标明"和睦思想"、"礼貌"与"互相尊重"的重要。维持和睦,避免冲突,各群体之间,不论贫富、学识与阶级,相互尊重,一直是印尼与外界交往的基础。在民主化之后,即使印尼吸收了西方的民主与现代治理的思想,在发展独立自主的外交的同时,这种根源于爪哇文化的妥协合作精神,仍然是印尼外交的核心价值。政府希望平均经济发展红利
       放在印尼经济转型的大框架来看,包容发展的概念,是佐科政府希望平均经济发展红利,解决印尼国内贫困问题的表态。印尼国内的贫穷问题,随着经济发展日趋严峻,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贫穷问题始终无法有效消除(至2014年贫穷人口始终维持总人口数10%以上),也加重了贫穷人口失业与就业品质低下的问题。据世界银行统计,印尼约18%的年轻人失业,是世界平均水平的6倍,且约53%的印尼年轻人通过中介公司谋职,无固定或正式职业。劳动保障不健全,易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简单说,印尼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贫穷人口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主要原因,可以归结是官僚机构贪渎成风,基础设施落后,社会福利和保健的投资过低,以及商业领域由少数几个家族控制等。
       这也是佐科政府希望在加强经济发展的同时,兼顾经济果实能够让社会各阶层共享的可能。佐科在竞选期间也强调将帮扶中小企业,让印尼的中小企业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矫正国内财富分配不均,消费力集中在属于最富有的20%人口的失衡现象。海丝符合建设海洋经济新政
另外,中国提出的建设21世纪海洋丝路计划,也符合佐科政府希望进一步发展建设海洋经济的新政目标。佐科政府对海洋事务建设的规划,重点在于"海上高速公路"战略,发展海上的联系互通,带动海陆空和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佐科政府计划在全国各地修建和升级港口、机场、铁路、公路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目标就是希望尽快降低过高的物流成本,带动东部和远离西部核心的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中国正成为佐科政府急欲争取的外资来源。在这个契机下,2015年,中国对印尼的投资总额已经跃居第三名。2016年雅加达-万隆高铁工程的开工,标志双方的国内产能合作,进入新阶段。同时,中国市场对消费品的巨大的需求,和中国拥有的广大的出境游消费潜力,也可以帮助印尼的对外出口贸易,帮助印尼提振国内服务业的发展和升级。
       印尼对此次G20峰会的期待,也不只如此。印尼对藉着G20峰会的参与,提升国家形象,参与全球治理,也是充满期待。
印尼战略位置显著,位于亚洲和大洋洲、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通枢纽。目前的人口总数已经达到约2.59亿(2016年),居世界第四位,仅次于中国、印度和美国。同时,印尼也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东盟创始成员国。印尼在东盟地区的重要性与地位,促使印尼在积极完善国内治理和经济发展的同时,对未来在区域与国际事务该扮演的角色,也有着区域大国的期许。参与制定全球经济治理规则
       首先,印尼希望参与全球经济治理规则的制定,同时期待规则制定权能够更好的保障印尼的利益,并同时转化成在国内落实新经济规则的动力。印尼在民主化之后,逐渐发展出的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让印尼意识到,只有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才能在规则制定和实施中争取到平等的地位,也才能真正意义实现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互相尊重"。2016年,印尼争取到在中国倡议组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副行长,可以视为印尼参与全球治理规则建设的积极信号。
然而,印尼在区域与全球事务的新角色,似乎也不能避免面临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之间的尴尬。佐科政府上任(2014年10月)以来,虽然着力于海洋经济的建设,但对于南海问题,似乎有意回避,不若前任尤多约诺政府,积极参与并自愿承担居中协调的工作。佐科政府有意将南海问题定调于区域事务,并更多着眼于保护印尼渔民的捕鱼权利,有意的拒绝加入越南、菲律宾与中国对南海问题已然上升到领土争端,是未来南海地区海洋秩序规则制定主导权之争的高层次政治角力。佐科政府对南海问题的表态,清楚地显示佐科作为商人和平民的出身,更重视实际利益,并有意识的远离政治斗争的原生的中产阶级心态。虽然印尼国内一直不乏批评佐科政府在南海问题的立场过于被动的声音,对目前佐科政府更重视的经济发展与吸引外资的政策目标,在南海问题的回避,或许不失为一个识时务的选择。

      2016年G20峰会,印尼作为东盟主要国家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中国对东盟地区的重视,也不言而谕,除了印尼作为G20正式成员国参与,还邀请其他东盟国家(泰国、老挝、新加坡)与会。对印尼来说,杭州G20绝不只是另一场政治作秀,也不希望东盟置身于全球治理规则重构的场域之外。印尼希望带着"印尼声音",希望向世界证实,自古以来作为各方文化、势力汇流的东南亚,会再一次为世界秩序重构,做出不可忽略的贡献。


资料来源:驻印度尼西亚经商参处
  • 电话咨询

  • 0755-83974061